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> 易发娱乐城 >

首次飞行(UDN拉手文

时间:2017-03-30 15:22
  

搬来UDN年余,始终埋头收拾游记,从未参与过什么活动。前几天看到拉拉手的活动告诉,心想好在没被点名,结果进到访客簿,才看到已被两位格友静静点名。承蒙厚爱,只有从命。我素来向往飞鹰张开翅膀,遨游天际的逍遥自由,那么就来分享我第一次坐飞机出国的经验吧!

话说多年以前我决定负笈美国,依循当时良多人的做法,去专办留学的美加补习班买了机票。那时还蛮一往无前的,也没想要找个伴。但订票未几,就接到Alice的电话。原来她也是去统一个学校,在美加订票时看到我的资料,建议同行,除了她之外,另还有同校的Joy Wendy。行前当然得采买许多必须品,爸妈自行到台北中华路买了两个大皮箱,还为此吵架。妈妈嫌其中一个不坚固,埋怨爸为何不买两个好的。爸也有他的理由,他那时年纪已高,心脏也不好。他说不是不晓得哪个好,只是好的那个太重,他怕一次拿不动两个。结果果然不好的那个很快就坏了,好的那个多年来随着我搬过不同的州和不同的洲,仍大抵完好。虽然它很老旧沈重,我总?不得丢,每次看到它总想起父母的当年的对话。

到了机场,爸妈和姊姊、姊夫陪着我安静地坐着。那时出国?书都是一去良久不能回家,机票贵,电话费也贵,只能靠书信联络。全家人自是不?,但却都没有表达,我就这样和家人性别,没有眼泪也没有太多的情绪。

我们买的是西北航空的机票,行程部署得十分差。从台北飞汉城,汉城飞东京,东京飞西雅图,西雅图飞芝加哥,芝加哥再飞我们最后的目标地,前后共要花24小时!4个小女生从台北出发,其中Wendy从一起飞就开始晕机,撑到汉城就吐了,就这么全程苍白着脸,病??的,连转机时都需人搀扶。我们虽然初识,但沿路相互帮助,也看出彼此的特点。Wendy年纪最小也身体最弱,须要较多照顾。Alice比较活泼,喜欢模拟日自己说英文,她爱用日文腔调的英文向空中小姐要饮料,句尾还加个「dozo(日文的「请」)Joy虽是中文系的,对英文却有无比的热情。每当我们要和人沟通,她总是一马当先,说:「我来,我来。」假如听到别人说英文,她也会说:「啊,这个字我知道,是GRE单字嘛!」

终于到了美国,我们在西雅图入境过关时,海关人员看到Wendy脸色不好,还一派轻松和她说说笑笑,让她能够放松心境,也让我们见识到老美以亲切的态度执行公务。飞机飞啊飞,总算到达目的地,4个人累到不行,几乎要?在地上。幸好同学会来接机的人没让我们多等,不过不知是不是我们的飞机停太多站4个8件行李全丢了,直到第2蠢才送到住处。

虽然这是多年前的旧事,其中有些片断仍历历在目。我们4个在毕业后就各分东西,缓缓失去联络。巧的是去年夏天我跟先生重游旧金山,竟在华埠重遇Alice,距上次见面已近20年。说也巧妙,她住在旧金山湾区多年,那天第一次去华埠,居然在马路对面就被我认出来!

拉拉手拉到这里,下一位不知该拉谁好。就请大家共襄盛举,一起热闹。也可藉此机会改变一下素日的写作风格,增进格友间的认识。

 

 

 

最新文章